欢迎来到相识电子书!

标签:人性

  • 香血

    作者:大袖遮天

    恐怖从每一滴血开始!小心你的血!如果它开始有了香味,一定要留意周围人的眼神!!  世上最可怕的东西并不是真相,而是人的想象!小说充分调动了我的思维,烈日炎炎的下午,我居然全身起了鸡皮疙瘩,我似乎也站在房间里,冥冥中有双眼睛默默在我背后盯着。             ——懒牛牛  这本书很有自己的特色,创意新颖,文笔也很简洁流畅,一本好书,在于故事的连贯性、完整性,以及故事剧情的戏剧性,本书就是这样一本好书,它给人想像空间,让我看了前面就有了一种无法抑制的想看后面的冲动!继续努力,我会支持你的。               ——郭郭  很新颖,很吸引人的剧情啊,希望中有绝望,惊悚而不失温情,在作品泛滥的今天,能看到这样的作品,真的很高兴……希望作者再接再厉,坚持写下去,我们会一直支持你。不过这本书我要慢慢看,吼吼,等着际下一本出来。    ——香水精
  • 野性的证明

    作者:森村诚一

    在日本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风道屯,一种叫做埃尔维尼亚的病菌污染了圆白菜,圆白菜成片成片地腐烂,发出阵阵的恶臭。但植物的恶臭却掩盖不了另一种恶臭——尸臭。全村男女老少十三口人,不知原因,全部惨遭杀害,尸陈荒野,血流成河。究竟是谁导演了这一幕惨剧?没有抢劫财物,没有污辱女人,凶手的作案动机到底是什么呢?日本警视厅组成了庞大的专案组,历经数年,查证了所有的疑点,找到了所谓的答案,但真相却被永远地掩盖起来……
  • 寻枪

    作者:

  • 西夏的苍狼

    作者:雪漠

    本故事中的苍狼也来自那老山深处。 这苍狼,跟历史上有名的黑水国有着极深的因缘。 黑水国黑将军的故事,是西部历史上很炫目的一团亮光。据说此人修证极高,有大定力,其英魂千年不散,一直眷顾着西部。只是其精魂的载体,必须借助苍狼之助,才能生起大力。本书讲的.就是黑将军及其后裔与苍狼的因缘。那苍狼,是藏獒的祖先,它来自远古,兴于西夏,王气十足,神勇无比。据说,那西夏苍狼扑向大宋士兵时,像降临的黑夜一样不可阻挡。 本书的后面,就讲了黑将军及其子孙与苍狼的因缘。 我故事里的女人叫紫晓。她是一个广东东莞的客家女子。在某个很偶然的机缘里,她跟我相遇了,并进入了我的小说。 本书中有一个歌手,一个女子。那歌手,一直在寻找他歌中的永恒。那女子,却在寻找苍狼。这两种寻找,在某一天相遇了。于是.西部历史和岭南文化,便撞击出生命的传奇……黑喇嘛城堡山的神秘、黑寡子遭雷殛的魔幻、黑歌手寻觅后的超逸、东莞大杂院的世相百态,在本书中皆有精彩展现。书中描写的秘境,更是神奇难测.充满象征,魅力无穷,令人神往。 雪漠推出新作《西夏的苍狼》 2011年1月,作家出版社推出雪漠新作《西夏的苍狼》,它是继被称为充满了想象力和思想深度的魔幻之作《西夏咒》后的,另一部时空交错、现实与梦想缠绕、用肉体与灵魂共建“乌托邦”的故事。 相较于《西夏咒》,《西夏的苍狼》融入了更多现实生活,使形而下之器与形而上之神有了一个阶梯。它通过一个东莞女子寻找西夏神獒的后裔“苍狼”,引出了西部的黑歌手,据说他是西夏黑水国黑水将军的精神载体,一直以某种独特形式的存在,一代代地完成着他对慈悲的誓约。 作家出版社称:“相传,黑将军是西部历史上的一位英雄,其英魂千年不散,一直眷顾西部。只是其精魂的载体,必须借苍狼之助,才能生起大力。本书讲的,就是黑将军及其后裔与苍狼的因缘。那苍狼,是藏獒的祖先,它来自远古,兴于西夏,王气十足,神勇无比。据说,那西夏苍狼扑向大宋士兵时,像降临的黑夜一样不可阻挡。”“本书中有一个歌手,一个女子。那歌手,一直在寻找他歌中的永恒。那女子,却在寻找苍狼。这两种寻找,在某一天相遇了。于是,西部历史和岭南文化,便撞击出生命的传奇。……黑喇嘛城堡山的神秘、黑寡子遭雷殛的魔幻、黑歌手寻觅后的超逸、东莞大杂院的世相百态,在本书中皆有精彩展现。书中描写的秘境,更是神奇难测,充满象征,魅力无穷,令人神往。” 在25万字的小说中,雪漠通过两位主人公的灵魂求索,写出了一段历史传奇。西夏黑水国的黑将军,在蒙古大军的围攻之下,国破城亡,但因子孙却逃入祁连山中建立了一个神秘的乌托邦,并以其独有的文化凝聚力传承千年。其传承者,久经千年的历史风雨,而不改其梦想。但因其传承上的某种断裂,该文化似一线烛火,虽传承千年,却难以发扬广大。黑歌手其当代传人,他一直想将其文化发扬广大。他用他的一生心血去寻找老祖宗传说中的娑萨朗净土,为此他历经千辛万苦,却发现他找到的圣地,其实是家乡的另一个翻版。令人沉思的是,凉州的歌手在寻找圣地娑萨朗的同时,娑萨朗的歌手也在寻找圣地凉州。 由于时代浪潮的冲击,中国正面临着巨大的社会变革,旧的价值体系在巨大的社会变革面前坍塌,而新的价值体系正在建立,灵魂的焦渴与现实的挤压都在叩问这片古老的土地。本书便试图写出东西两种文化的巨大冲突,以及由此引发的灵魂求索。 小说远离了时下常见的那种表面化叙事方式,用洋溢着生命能量的灵魂流淌,兼以巨大的寓言色彩,提示了人类在追求梦想的旅途中的许多秘密。 在作者传神的笔下,东西部文化竟然在某个历史性的点上神秘地契合了,焕发出异样的光彩。 《西夏的苍狼》既是一个寓言,也演绎了人类的终极梦想。
  • 毒舌钩

    作者:(英)米涅·渥特丝

    冰冷而僵硬的尸体躺在带点咸味的水中,惨白的脸陷在一个可怕的怪东西里,这东西周围的荨麻和紫菀已经发芽;张开的口中可以看见夹在生锈锥头中的舌头。 毒舌钩是两三个世纪前用来让女人闭嘴的刑具,不只用在讲话恶毒的女人身上,也包括任何挑战男性权威——不管是家里或外面——的女人。 老妇人的死法太不可思议,如此触目惊心的死状,究竟是一位老妇人临死前为了她那张恶毒的嘴巴忏悔?还是尸体无言的指控,暗示凶手的真正身份?在狂乱的天性下,悲剧不可避免地一再发生,秘密和人性的丑恶就像是暗潮一道道扑面而来,想要全身而退已不可能。
  • 飞越疯人院

    作者:(美)肯·凯西

    肯· 克西(Ken Kesey)生于1935年,2001年患肝癌逝世,享年66岁。肯·克西自幼体格强壮,喜好运动,尤擅长摔跤,为此获奖学金进入俄勒冈大学学习新闻学。1959年到斯坦福大学攻读写作学位,自愿参加了政府在一所医院的毒品实验项目,1963年基于这一体验出版了长篇小说《飞越疯人院》而一举成名。他还在好莱坞影片中出演过次要角色。1990年任教于俄勒冈大学,直至去世。他被称为嬉皮时代的催生者和见证人,一位严肃的小说家,可以同菲力普•罗思和约瑟夫•海勒相提并论。正如1997年垮掉一代宗师金斯堡的离世,肯•克西的去世所留下的空白也无人可以填补。

  • Lord of the Flies

    作者:William Golding

    A plane crashes on an uninhabited island and the only survivors, a group of schoolboys, assemble on the beach and wait to be rescued. By day they inhabit a land of bright fantastic birds and dark blue seas, but at night their dreams are haunted by the image of a terrifying beast. In this, his first novel, William Golding gave the traditional adventure story an ironic, devastating twist. The boys' delicate sense of order fades, and their childish fears are transformed into something deeper and more primitive. Their games take on a horrible significance, and before long the well-behaved party of schoolboys has turned into a tribe of faceless, murderous savages. First published in 1954, Lord of the Flies is now recognized as a classic, one of the most celebrated of all modern novels. - See more at: http://www.faber.co.uk/catalog/lord-of-the-flies/9780571056866#sthash.CWBll4FV.dpuf
  • 圣天门口(全三册)

    作者:刘醒龙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我社曾在全国范围内组织出版优秀长篇小说选拔本,集中展现了当时长篇小说创作的风貌和水平。新时斯以后,长篇小说创作的数量大增,题材、风格、手法亦日超多样。为了比较全面地反映这一时期长篇小说创作的成就,二○○四年五月,我们编辑出版了“中国当代名家长篇小说代表作”丛收,收入了二十五位作家的作品。《中国当代名家长篇小说代表作:圣天门口》(上中下)是丛书一篇。
  • 四牌楼

    作者:刘心武

    本卷收录了曾获上海优秀长篇小说大奖的《四牌楼》、中篇小说《木变石戒指》和真有深远社会影响的报告文学《5·19长镜头》。 刘心武认为《四牌楼》是他最好的一部小说,镌刻了作家的青春和泪水。评论界早就指出:《四牌楼》浸润着《红楼梦》的汁液,是一次可贵的文学实验。 四牌楼是象征,也是一个少年的灵魂震撼之地。那种感触和冲击恍然如新,灵魂中的惊奇、欣悦、神秘感、探索欲……浓酽地涌上了心头。 『终于写成了一本以前写的都厚的书·在这个世界上,你深知使你的书已如那四牌楼般着一时的雄姿风采,也难免有一天终被拆除,但心灵的印记却是永远的。』 小说某种意义上也是作家的心灵史记。经过时间磨石的碾呖,人生风雨的冲刷,良知感悟从灵魂深处的涌出,在夜深人静之时,重现那诡谲中的美丽。
  • 心术

    作者:六六

    本书是同名电视剧《心术》的原著小说。平山医院脑外科的几位医生,虽然面临着病人的不信任、医闹的胡搅蛮缠、医疗纠纷的败诉等等巨大压力,但依然希望做个好医生。大师兄刘晨曦是个很讨患者喜欢的副教授,但自己收养的孩子却因为肾衰竭每天在死亡边线徘徊;二师兄霍思邈是名医之后,看似潇洒不羁不守规则,对病人却有自己的一套同情心;老三郑艾平的女朋友晓蕾因为被患者闹事而打伤了,愤然辞职,同时也与不能保护自己的郑艾平分手。 小说聚焦在一群年轻人努力成为好医生,而又不得不面临社会现实的考验。揭示出在当代中国医患间痛苦的关系中,无论是患者还是医生,都不能简单地用白纸黑字来定义。政府的投入和医疗体制的改善、医患之间相互的信任、医生的仁心加仁术,才可能改变对立紧张的中国式医患关系现状。
  • 绝秦书

    作者:张浩文

    ◆民国十八年,陕西大旱,当时陕西人口千万左右,饿死300多万,逃亡300多万,人口折损几近半数!这仅仅是陕西一地,其实那场灾难是遍及整个西北的,死亡人口总数超过千万,这场大灾难后来被历史学家称为二十世纪人类十大灾难之一。 ◆该书首次全面揭露民国十八年大灾荒的前因后果,重 现二十世纪人类十大灾难之一的真实场景。 ◆故事中人物复杂的内心抉择,突显出大灾大难面前人性的自私与伟大。 小说从民国十五年写起到民国十八年旱灾达到高峰时结束,展现了灾难发生的全过程,重新审视了造成这场大灾难如此惨绝的究竟是天灾还是人祸。故事高潮通过身处灾难之中的周克文,与从军、从商、从学的三个儿子围绕着是赈济灾民还是乘机发家致富展开了难以调和的矛盾斗争,面对如此大灾难考验, 人性究竟是善良还是邪恶,是温暖还是冰冷,相信读完这本小说每个人都会找到自己的答案……
  • 围城

    作者:Zhongshu A. Qian

    《围城(中英文对照)》里,我想写现代中国某一部分社会、某一类人物。写这类人,我没忘记他们是人类,只是人类,具有无毛两足动物的基本根性。角色当然是虚构的,但是有考据癖的人也当然不肯错过索隐的机会、放弃附会的权利的。这《围城(中英文对照)》整整写了两年。两年里忧世伤生,屡想中止。《围城》一九四七年在上海初版,一九四入年再版,一九四九年三版,以后国内没有重印过。偶然碰见它的新版,那都是香港的“盗印”本。没有看到台湾的“盗印”本,据说在那里它是禁书。
  • 原罪

    作者:乔萨

    这是一部描写房地产业官商勾结、暗箱操作楼盘黑幕的长篇小说。笼罩着金色光环的房地产业黑幕重重,人性的倾轧和恶势力的争斗,构成了一幅触目惊心的当代名利场百丑图。出卖,背信弃义,阴险的勾陷,残忍的谋杀,围绕着各色楼盘次地展开……
  • 荒野的呼唤.白牙

    作者:杰克.伦敦(美)

  • 三个三重奏

    作者:宁肯

    “我”的理想是居住在图书馆里,虽非残疾人,我却喜欢坐在轮椅上阅读,在如林的书架中穿行,认同宇宙就是图书馆的样子。某天“我”又来到另一种图书馆――看守所的死囚牢,成为一名志愿者。这里是权力的终点,却没有任何忏悔。“我”在这样的图书馆阅读了许多人,讲述了一个国企总裁逃亡中的故事,一个秘书走向权力巅峰的故事,而如何讲述两个故事又构成了第三个故事……相互映现,亦真亦幻。
  • 寂静的烽塔

    作者:(阿富汗)卡伊斯•阿克巴尔•奥马尔

    《寂静的烽塔》是一本由阿富汗人写就的极为珍贵的回忆录,阿富汗历史与我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本书展示了这个国度里生活的富足与苦难。 对于年轻的卡伊斯•阿克巴尔•奥马尔而言,喀布尔是一个花园遍布的城市,在这里,他与表弟瓦基勒一起,在祖父的屋顶上放风筝,而他的父母、叔叔和阿姨则围坐在草坪上喝茶。期间,他们讲讲故事,诵读诗歌,卖卖地毯,撮合婚事。然而,内战爆发。他们所在的街区变成了冲突的前线,残酷的气息日益蔓延。 深陷于火箭弹倾泻而下的恶劣环境,奥马尔的家人将拥有的一切都抛诸身后,选择了逃离,暂避在几公里外的一个旧堡里,这里暂时幸免于狂轰乱炸。但随着暴力不断升级,奥马尔的父亲决定把孩子们送出国境,远离危险。这是一段险象环生的旅程,他们扎营在巴米扬的洞穴里,与巨大的佛像为伴;他们在游牧兄弟那里寻求庇护,为兄弟俩牧羊赶骆驼。他的父亲竭力找到走私者,拜托他们将一家人送出国境,奥马尔在这段旅程中成长起来,他遇到了一位聋哑的地毯织工,织工向他理解了生命的目的。 后来,圣战者组织战争蜕变成塔利班疯狂行径的舞台,奥马尔渐渐学会了无声的抵抗。面对残酷专制的监禁岁月,他挺了过来。18岁的时候,他悄悄开办了一家地毯厂,允许附近的女孩儿来这儿工作,当时,这些女孩儿被禁止上学,甚至被禁足于家中。当她们在织机边打结的时候,奥马尔的父母教给她们文学与科学。 在这本历经沉淀的回忆录里,奥马尔回忆了摄人心魄的死里逃生以及极具荒诞色彩的冒险历程,还有那些狂喜与美丽的时刻。如传说般曲折,如诗歌般优美,《寂静的烽塔》是顽强生命力的胜利。
  • 西夏咒

    作者:雪漠

    《西夏咒》是一个巨大的混沌和寓言,石破天惊却一言难尽。它有大悲悯而无热恼,有大狂欢而无贪欲,博大包容,神秘超然。 作品通过对西夏的岩窟里发掘的历史秘籍的解读和演绎,为我们展示了鲜为人知的西部人文景观,如诛咒术、打冤家、人骨法器、骑木驴、男女双修…… 历史的梦魇、现实的挤压、灵魂的求索、终极的追问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奇妙无比的魔幻世界。在文学形式和叙述方式的探索上,更是出神入化,极具特色。
  • 收藏家

    作者:[英]约翰·福尔斯

    这是曾获过史密斯文学奖的英国当代作家约翰·福尔斯的一部长篇小说,1963年初版时引起过世界范围的重视。今天我读起来仍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小说讲一个穷小伙因为赌博,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个富人,尔后利用金钱给他提供的方便,绑架了一个他早就看好的美女,把她收藏在地下室里供自己欣赏,直至把她折磨死。小说把一个精神上的畸形人写得惟妙惟肖。书的第一部和第三部写得最精彩,作者用人物独白的形式,把一个兽性膨胀心理变态的人的内心世界精妙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使人看完颤栗不止,不能不去想人间何以会出现这样的怪物。读完这本书,我们会对每个人灵魂深处潜藏的那部分邪恶产生警惕,会想法把关闭邪恶的那扇密室的门锁弄得更结实。我们民族在过去的某些时候,曾诱发过人们灵魂深处的那部分邪恶出笼,结果造成了大灾难。读读这篇小说,于人于国于世都有点好处。
  • 从两个蛋开始

    作者:杨争光

    《从两个蛋开始》是杨争光的最新力作,撷取符驮村上世纪四十年代末以来有意味的历史片断,专门记叙凡人琐事,野史村言。它是一部民间人物的志异传奇,着力描画乡村各色人等;它又是一个村庄的编年史,杂糅故事、民俗、历史及考辨,揭示世事更替、人心变幻。其对乡村生活的原生状态,人物行止的日常哲学的观照与调侃,俱来自杨争光式独一无二的透彻、犀利和诡谲目光。
  • 饥饿的山村

    作者:智量

    《饥饿的山村(大饥荒年代的苦难家国史)》主要内容:一位饱经沧桑的文化人,终于萌生一次写小说的冲动。俄罗斯文学专家智量教授在花甲之年握笔撰写《饥饿的山村》,将那段发生在20世纪60年代的苦难历史呈现给世界。 《饥饿的山村(大饥荒年代的苦难家国史)》叙述了一个被判为右派的知识分子,被发配到偏僻荒凉的小山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期间,所目睹的当时农村中那些挣扎在饥饿死亡线上的男女老少。在这片凄凉的黄土世界中,在那个饥饿的年代里,一幕幕悲惨的现实让他铭心刻骨:为了一个馍,美丽的女人一次次献出青春的肉体;饿死的婴儿下葬后转?被人挖出下了锅;为了沾点荤腥气,村里人竟舔吃女人的月经…… 当所有的欲望都还原到最本初的时候,那种震撼和冲击力是“苦难”二字无法涵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