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相识电子书!

标签:中国文学

  • 聊斋志异

    作者:蒲松龄著

    《世界文学名著宝库:聊斋志异((青少版)》的传大艺术成就不仅仅在于它深邃丰富的思想内容,新颖独特的艺术风格也是它的一大特色。作者善于把花妖狐精人格化,让幽冥世界社会化,从而表达作者理想的境界,给好人以好的结果,让坏人受到坏报应。这种特点构成了作品想像奇特的丰富,故事变幻莫测,境界神奇迷人的艺术风格。众多花妖狐精幻化出的女性形象不仅有着人的美丽外貌和鲜明的性格,而且保持着超人的灵异,既有共性又有个性,真切感人,栩栩如生。再加上作品中曲折离奇、引人入胜的情节,偶然性与必然性、哲学性与戏剧性完美的结合,更是千回百转,扣人心弦,使读者得到了巨大的艺术享受。
  • 薇拉的天空

    作者:李东华

  • 撒谎的村庄

    作者:凡一平,章明

    《撒谎的村庄》主要内容包括:火卖村的人极力地保护着一个谎言,像保护自家的水缸一样,做到滴水不漏。男主人公在发现真相的同时,也识破了这个村庄为了安宁名誉和未来而承受着谎言和真相混淆或分裂带来的压力和痛苦。为了让这个善良的谎言继续,他将这个毁了他光明前途的谎言当作真实。
  • 红树林

    作者:莫言

    《红树林》主要内容:一位美丽纯朴的渔家姑娘,从红树林边闯人现代化都市,经历了迷惘而凄楚的人生,在与命运的抗争中,她终于昂起不屈的头颅,勇敢地迎接挑战……二个青梅竹马的老干部子女,在几十年的磨炼台奋斗和恩怨情仇的碰撞与纠葛中,似合还分,似分还合,虽然分道扬镳,却是藕断丝连…… 三名同窗好友,在共和困的旗帜下相伴成长,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面对权欲,钱欲、情欲交织的罗网,有的经不住诱惑,贪赃枉法,跌进深渊;有的出污泥而不染,两袖清风,正义凛然…… 众多性格鲜明的人物,活跃在这特定的舞台,展示了新时期各种社会矛盾,揭示了当代复杂多变的人性,演绎出一个个可歌可泣、可悲可叹的故事……
  • 刘震云自选集·2

    作者:刘震云

    严守一主持《有一说一》已经七年了。一张嘴,七年总说一个节目,说累了。这也跟大数夫妻在一起没有什么区别。刚主持节目的时候,两个人刚认识一样,激动得有些过头,一上台,腿打哆嗦,嘴也哆嗦;说着说着,脑子会突然断电,眼前一片空白。一年之后,相互熟了,游刃有余,松紧有度,像骑阒一匹马,奔驰在草原上,天地是那样宽阔。七年过去,马老了,人也老了,激情被草原磨光了,真成了一个牧民,放马成了自己的工作;站在台上,拿着话筒,像一个赏,每天都在演过去的自己;就像在生活中,每天在演自己一样。
  • 生于1980

    作者:徐兆寿

    我现在所要讲述的当然是我的爱情。不过,因为我被人称为花花公子,所以我的爱情可能更荒唐。这是我每次给别人讲述时发现的。当然,我要强调一点,我并不想让你们掉泪。我说过,这只是我生活的一种方式,是我记忆的一种习惯。如果你有闲暇和无聊的时光,不妨坐到窗前,一边看着天边的晚霞,一边听着我的讲述。
  • 绝塞传烽录

    作者:梁羽生

    弹指传烽消罪孽,惊雷绝塞了恩仇。 车如流水马如龙,在北京最热闹的"王府井"街头,出现了一个颜容枯槁的妇人。年纪不算太老,大概不过五十多岁,脸上却已皱纹遍布,刻下她阅尽沧桑的标志…… ×      ×      ×      ×      ×      × 谈武侠小说,不能不谈梁羽生,不能忽略他在平淡中飘溢出来的独特韵味。就新派武侠小说而言,古龙是小字辈,金庸是后行一步的人,梁羽生则是时间上的“大哥大”。正是由于他无意闯入武林,才造成了本世纪最壮观的文化景致——武侠热。 梁羽生文学功底很深,言辞优美,描写生动,文中大量运用诗词,独树一帜。只是在情节上的描写稍逊与金庸与古龙,但其作品仍很值得一读,不愧为三大宗师之一。 梁羽生的武侠小说,上接《儿女英雄传》以来的侠义小说和民国旧武侠小说,开创新派武侠文学;下启金庸、古龙的一片天地。他这样评价自己在武侠小说界的地位:开风气者,梁羽生;发扬光大者,金庸。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和金庸共同扛起了新派武侠小说的大旗,“金梁并称,一时瑜亮”。梁金并世之时,曾主张“侠是下层劳动人民的智慧与品德的化身”,将侠行建立在正义、尊严、爱民的基础上,摒弃了旧派武侠小说一味复仇与嗜杀的倾向,金庸更将之提升为“为国为民,侠之大者”。 梁羽生小说以实在的文史知识和古代诗词见称。语言文采飞扬,字里行间透出浓郁的书卷气,故事中常常将诗词歌赋、民歌俗语点缀其间。他的小说技法以传统继承为主,多用章回小说的形式铺张故事,小说回目意境深远,对仗精巧,情节推展明显具有怡荡有致的韵律感,叙事中也带有明显的说书人的口气。其武侠小说中的人物道德色彩浓烈,正邪严格区分。他的武侠作品,每一部都有明确的历史背景,小说情节构置巧妙、稳厚绵密。有人认为梁羽生小说的缺憾在于“乏味”二字,究其原因,可能还是因为梁先生始终保有一种“正统”文人的姿态。梁先生自己也说:“可能我也犯过“离奇 ”的毛病。但我的作品中“离奇”不是主流,不是我的风格”。
  • 饥饿的郭素娥 蜗牛在荆棘上

    作者:路翎

    路翎作为 40年代"七月派"小说家中的一员,因为他本身以及"七月派"整个流派的独特性而在整个中国现代小说史上显得高贵而孤独。他的小说以严峻的现实主义笔触展现了中国广阔的社会历史生活图景,反映了战乱岁月中下层人民的苦难生活和自发反抗的精神。他善于表现人物性格的矛盾和复杂丰富的心灵世界,丰富了现代小说的艺术表现力,显示了强烈的主观色调和犷悍、悲壮的艺术风貌。
  • 小杨与马丽

    作者:杨黎

    杨黎,1962年8月3日生于成都。“非非主义”第一诗人。1980年开始正式写作。 1986年,与周伦佑等一起办《非非》。1999年,与何小竹、韩东、于坚、伊沙一起,编辑出版《1999中国诗年选》。2000年开始,和韩东、何小竹、乌青一起,创办橡皮先锋文学网站。现居北京,职业写作。《小杨与马丽》收有杨黎从1984—1996共12年中的90首诗。其中短诗77首,长诗9首。为作者亲自选定,大部分为广大读者和年轻诗人们所喜爱和熟悉的作品。均为第一次结集出版。杨黎曾经说过,无论他是在唐朝还是在今后,他写诗,都会写《高处》。这句话我们无法论证。因为杨黎并没有生活在唐朝,也没有生活在今后。但是,另外一句话却可以充分说明杨黎在当今中国诗坛的重要地位。这句话是这样说的,如果没有杨黎的诗,当代中国诗歌肯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这句话来自一个反对者的嘴里。杨黎认为,他的诗非常好读。或者说,读起来非常愉快。对于读者,这应该是最重要的。
  • 是谁“杀”了我

    作者:吴�雯

    是谁“杀”了我:毁了孩子一生的一件小事 长篇报告文学,ISBN:9787500650973,作者:吴苾雯著
  • 莫言中篇小说集

    作者:莫言

    本书收录战友重逢、梦境与杂种、幽默与趣味、模式与原型、流水、筑路、我们的七叔、牛、三十年前的一次长跑比赛、师傅越来越幽默、野骡子、司令的女人等莫言中篇小说作品。
  • 穆旦诗选

    作者:周良沛

    本书句句可吟、篇篇可诵。收录了上百首穆旦的诗集,具有很高有文学价值。
  • 语林采英

    作者:秦牧

    本书是著名作家秦牧先生的代表作,书名寓意:在语言的“树林”里,采摘几朵鲜花。全书从如何掌握文学语言艺术表现手段的角度,系统全面地探索了文学语言艺术各方面的问题。文学是语言的艺术,而语言是写作成功的关键。本书古今纵横,逸话趣谈,熔理论、知识、趣味于一炉,是读者提高写作水平及文学鉴赏力的必读之作。
  • 歧途佳人

    作者:苏青

    《歧途佳人》是一部算不上太长的小说,作者把它用一个个简短短的片断集结而成。故事情节如流水般舒缓流畅,自然明晰。虽没有多么的跌宕起伏,却能感受到浓浓地生活气息,人物的鲜活,多变复杂的性格也使故事少有些戏剧色彩。
  • 油月亮

    作者:贾平凹

  • 多鼠斋杂谈

    作者:老舍

    老舍(1899-1966)。原名舒庆春,字舍予,满族人,生于北京。 老舍的幽默是与生俱来的,甚至有时到了成也幽默,败也幽默的程度。老舍的幽默是无处不在的,且幽默里的俏皮、讥讽无不闪烁出睿智的亮色。老舍幽默里的自嘲,绝不仅仅是拿自己说事儿,而是在所谓表面“油滑”的背后潜隐着深刻的文化内涵。老舍的幽默不但没过时,且具有永恒的魅力和价值。他绝不是那种耍嘴皮子,卖弄搞笑那种作家,他是真正有思想、有才华,而又精通写作之道的语言大师。
  • 中国当代文学史新稿

    作者:董健、丁帆、王彬彬

    我们将50年来的当代文学分为五个阶段:1949—1962年为第一阶段;1962—1971年为第二阶段;1971—1978年为第三阶段;1978—1989年为第四阶段;90年代以后为第五阶段。这与习见的几种分期都有所不同。把1962年作为第一阶段的结束和第二阶段的开始,是因为这一年召开的中共八届十中全会提出了“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口号,强调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这意味着此前的“调整时期”的结束,文艺上的极左思潮开始新一轮的泛滥,并一步步走向了“文革”。把1971年作为第二阶段的结束和第三阶段的开始,是因为这一年的“林彪事件”实际上将“文革”分为了两半。“林彪事件”后,不少人开始不同程度的觉醒,文艺也发生了某种程度的变化。将1978年作为第三阶段的结束和第四阶段的开始,是因为这一年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思想解放和文艺复苏上的意义,远远大于1976年“四人帮”的垮台。将1989年作为第四阶段的结束和第五阶段的开始,是因为进人90年代后,文艺面貌的确有了明显的变化。
  • 红楼梦

    作者:曹雪芹,高顎

    《紅樓夢》是中國文化史上最偉大的作品,此次出版是以一九五八年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俞平先生校訂本為底本,對全書做了一次核訂工作,在充份尊重俞校本原書的同時,改正了原書中小量排印上及文字上的疏漏,甚具參考與閱讀價值。
  • 眺望

    作者:格非

    本书分为五篇,《相遇》的写作源于一九九二年夏天的西藏之行。受惠于布达拉宫与大昭寺金顶的辉煌。我们在那些由寺庙、朝圣的僧侣、经幡和帐篷投下的阴影中行走了许多天,照例一无所获,却也感受到了它的一丝神秘。《锦瑟》与《雨季的感觉》均写于北京,这两部作品的写作让我感到了最初的自由。《傻瓜的诗篇》与《湮灭》显示出了一些真正的变化,比如在文化与存在的境遇。
  • 致命邂逅

    作者:张欣